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5.

朋友F說她的侄子都是怪獸, 不論是住在台灣的侄子, 還是住在香港的侄子, 都是怪獸來的. 

家住台灣的一對兄弟, 是F很怕的一對怪獸, 最怕他們來港遊玩, 硬要住在她家, 把她搞得頭痛不已. 有次她要到台灣, 便倒轉來住到他們家裡. 到了晚上, 那一對兄弟去刷牙, 然後睡覺. 很正常是吧? 本來是很正常的, 但他們兩兄弟刷牙時都是身穿校服的. 問他們為甚麼穿著校服… 

“這樣比較方便嘛! 明天起床不用換校服, 直接出門就可以了!" 

是直接出門, 連刷牙也"預早"在前一天晚上刷了, 不用再來一次… 

但朋友F也承認, 有這一對怪獸出現, 也是怪獸的家長做成的, 因為她的兄長及嫂嫂的反應是: 咦! 聰明喎! 硬實很方便省時呢! 

在香港住的另一個侄子, 在學校裡本來也不太起眼的, 但有天老師注意到他, 因為他小息時總是坐在一旁, 不會跟其他同學玩樂. 老師看清楚, 原來他在做功課. 問他為甚麼小息不去玩, 反而做功課, 他跟老師說: “哦…我怕回家沒時間做呀!" 老師覺得很奇怪, 有這麼忙嗎? “哦…我回家後要看電視呀!" 

就因為他這近乎’童言無忌’的天真直率的答案, 結果是老師要求見家長. 

至於大家會知道, 是因為這對家長到處宣揚兒子的’威水史’. 

其實, 我覺得也不是那麼怪獸, 反而…有點可愛的. 當然, 前提是他們不是我的親戚啦! 在此謹祝朋友F可以捱過8月, 因為台灣的那兩隻怪獸又來香港了! 希望朋友F不會成為怪獸的點心吧! 

朋友F的老闆是個美國人, 來香港開設分公司不久, 對廣東話可有興趣得很, 不時留心聽下屬間的對話, 從中學得不少’片言隻語’. 

每天中午, 他都聽到下屬們說’ 食晏啦!’, 於是他很聰明的了解這是去吃午飯的意思, 但他很想知道其實這兩個字本身是甚麼意思的, 一問之下, 一惑不解: 

‘Why? How can you eat the afternoon?’ 

嗯, 好問題. 正如我不明白, 為甚麼人家上台表濱, 你跟人說’Break a leg!’ 

又一次, 他們到一間餐廳吃飯, 剛好那餐廳之前停電, 朋友與同事便說: ‘啊! 頭先Cut 電.’ 然後老闆又大惑不解: 

‘I know 電 is electricity but how can electricity cough? How can they be related?’ 

‘Oh, that ‘cut’ is not Cantonese. It’s C-U-T ‘cut’, English.’ 

‘Oh, I see. But how do you cut electricity? You mean they cut the wire with a pair of scissors?’ 

‘Hmm…well, ‘cut’ means ‘disconnect’ here…’ 

又上了一課, 原來cut與electricity是不可以一起用的, 大家要記得. 

聽完後, 我跟朋友F說了有關姨丈教書的趣事: 

姨丈是在成績不太好(應說很差吧!)的中學教理科的, 亦即是說他教的都是高年級學生, 而該校的高年級都是用英語授課的. 一天姨丈跟其中一個學生說: ‘你lunch黎見我.’ 那學生反問: “咩黎見你話?’ 姨丈重覆了一次: ‘Lunch 黎見我呀!’ ‘咩lunch呀?’ 

姨丈深感無力, 再說了一次, 不過今次有點不同, 他是這樣說的: 

‘Lun廚黎見我呀’ 

‘哦, Lun廚去見你呀, 得啦!’ 

不知道如果下次朋友跟同事說: ‘食lun廚啦!’ 她的老闆會有甚麼反應呢?

七月 2005
« 六月   八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