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05.

今天看明報副刊, 有這樣一段: 

“年輕時的沈君山,形象有如現下當紅的馬英九,其學養其俊朗,迷倒了不少台灣女性,據說他是唯一曾被林青霞和胡茵夢一起陪逛街的台灣男人,或亦可倒過來說,他是唯一被准許同時陪林青霞和胡茵夢逛街的台灣男人。

馬英九初入官場時,有一段短短的日子跟沈公子有所交集,那是一九八九年初,沈先生是俞國華內閣的政務委員,做了十一個月又五天,俞下台,他也下台。當時的小馬哥是研考會主委,沈先生回辦公室收拾私人物品,臨行前,在馬英九的桌上留詩戲言﹕「去年今日此門中,君山英九辯三通﹔君山不知何處去,英九依舊笑春風。」 

小馬九讀後,回寫幾句﹕「我陪你匆匆的來,又送你匆匆的走,廟堂十月,身朝言野,何嘗有意覓封侯﹖揮揮衣袖,甩甩頭髮,倜儻如昔,瀟灑依舊,只憾鈴聲漸遠,空留去思滿樓。」 

一贈一答,沈君山與馬英九替惡俗的台灣政壇銘刻了一段清雅逸事。" 

其實要找文人不難, 難的是找一個有能當政治人才的文人, 香港究竟有沒有? 好像以前的港督文采都不錯的, 但真說得上是政治人才的, 好像也只有彭定康是政客吧! AO也有很多唸文學的, 不過AO不是政治人才, 只是管治人才. 魚與熊掌, 要同時兼得, 不是沒有的, 只是有點難吧!

今天突然在ICQ跟朋友談起中學生活, 喚起了一些回憶, 也發現我的失憶症還沒有好. 

活了廿多個年頭, 除了最初兩三年我是不知道怎麼過的以外, 還有一年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 就是中二的那一年. 自從過完中二那一年, 一開始過升中三的暑假, 我便忘記了中二那年是怎麼過的, 一直到現在, 我都只記得兩件’事’: 

1)教數學的老師是一個短頭髮的K老師, 她的髮式是清湯掛麵式, 戴著一副大大的眼鐘, 永恒的裇衫半截裙, 下襯一對涼鞋加魚網絲襪. 我這個人對視覺一直都不太敏感, 之所以說得這個’image’, 必然是因為實在太過震憾. 

2)英文科其中教課本的N老師, 讀默時不愛照課本讀, 偏愛自行改寫課文, 再唸給我們讀默, 但在默書期間, 卻總是發生這樣的情況: ‘啊! 前兩句有一個grammatical mistake, 應該係乜乜乜!’ 改來改去, 而且唸書速度完全不理人死活. 

除此以外, 我…全無印象. 

中學的其餘六年, 我還記得, 就是中二的這一年, 我怎也想不起來. 啊! 我還記得中二的音樂來了代課老師, 是L老師, 沒辦法, 她竟然替合唱團選了一首’爸爸愛媽媽’, 難聽到爆炸! 但最終比賽時唱了甚麼呢? 好像有一首Old Linden Tree? 好像還有一首是她上台指快了很多, 然後令我彈得半死也追不上…好像是這樣吧. 但那是甚麼歌呢? 還有甚麼呢? 啊……..忘了! 

還有沒有呢? 還有沒有呢? 

忘了…

八月 2005
« 七月   九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