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在ICQ跟朋友談起中學生活, 喚起了一些回憶, 也發現我的失憶症還沒有好. 

活了廿多個年頭, 除了最初兩三年我是不知道怎麼過的以外, 還有一年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 就是中二的那一年. 自從過完中二那一年, 一開始過升中三的暑假, 我便忘記了中二那年是怎麼過的, 一直到現在, 我都只記得兩件’事’: 

1)教數學的老師是一個短頭髮的K老師, 她的髮式是清湯掛麵式, 戴著一副大大的眼鐘, 永恒的裇衫半截裙, 下襯一對涼鞋加魚網絲襪. 我這個人對視覺一直都不太敏感, 之所以說得這個’image’, 必然是因為實在太過震憾. 

2)英文科其中教課本的N老師, 讀默時不愛照課本讀, 偏愛自行改寫課文, 再唸給我們讀默, 但在默書期間, 卻總是發生這樣的情況: ‘啊! 前兩句有一個grammatical mistake, 應該係乜乜乜!’ 改來改去, 而且唸書速度完全不理人死活. 

除此以外, 我…全無印象. 

中學的其餘六年, 我還記得, 就是中二的這一年, 我怎也想不起來. 啊! 我還記得中二的音樂來了代課老師, 是L老師, 沒辦法, 她竟然替合唱團選了一首’爸爸愛媽媽’, 難聽到爆炸! 但最終比賽時唱了甚麼呢? 好像有一首Old Linden Tree? 好像還有一首是她上台指快了很多, 然後令我彈得半死也追不上…好像是這樣吧. 但那是甚麼歌呢? 還有甚麼呢? 啊……..忘了! 

還有沒有呢? 還有沒有呢? 

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