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明報專欄看到諸葛亮的’家教’ – <<誡子書>>, 諸葛亮久婚無子, 臨終時兒子才有八歲, 於是寫下一篇<<誡子書>>, 訓勉年幼的兒子如何’修身’, 此’修身’比起今天的’修身’, 實在有用太多: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情。年與時弛,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 專欄是司徒華所寫的, 華叔當然亦有交待這篇今天大學生可能也看不明白的文言文: “「靜」﹕不是簡單地沒有噪音,而是一種沒有任何雜念干擾的精神專注境界。「儉」﹕是節儉樸素的物質生活。「澹泊」﹕不追求而且看輕名利。「明志」﹕「明」作動詞,使志向更鮮明堅定。「致遠」﹕對事物有深刻透徹的認識。「淫慢」﹕奢逸懶散。「勵精」﹕努力求上進。「險躁」﹕心胸狹隘,性情浮急。「治性」﹕陶冶塑造性情。「接世」﹕參與社會服務,做一番事業。最後一句﹕年紀和時光荒廢了,意志和日子失去了,有如枯木落葉,不能成才,悲哀地留在家裏,那時後悔也來不及。" ‘靜’對時下的年青人來說, 很難吧? 啊, 他們對打機是可以’靜’的! ‘儉’…連對成年人來說都有點像偖奢想, 看看現在的廣告可見一班, 那一堆的’修身’廣告和借貸公司廣告, 那一樣是’儉’的? 現在一班十個學生, 九個’淫慢’, 有一個’勵精’已不錯. 人人’險躁’, 少有’治性’, 看看家長推子女來學琴就知道, 都說學音樂可陶冶性情, 但 在接近三十個學生中, 只有兩三個家長明言只為讓子女’治性’, 不為成績, 也真的不考試, 去比賽也只為鍛鍊膽量, 而這兩三個都不是香港人. 至於’接世’, 沒甚麼人參與社會服務, 事業倒是人人都想’有’, 不過要’做’就不想了. 於是五十年後, 有多少人"年與時弛,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呢? 然後想到今天中午跟朋友吃飯時提到, 他的學校最近讓學生寫下家長口中所出最傷人心的言詞, 一名中六學生的字條上, 指家長常罵她’X街’; 另一名學生指中五時考到23分, 家長罵她只有23分, 沒出息…這就是今天的家教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