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轉冷了, 當然, 還有幾度攝氏, 不能算很很很冷, 但我還是打顫. 沒辦法, 皮下脂肪不夠! 今早十時正就要開工, 九時便要起床, 對很多上班族來說, 這已經算晚了, 但對我來說, 這跟酷刑差不多. 我平日不到一時是不會起床的! 十時回到琴行, 一直教到五點, 然後還有4個私人學生, 收工回家已是九時半. 今早出門口時還好好的, 但等到教第一個私人學生時已有點不妥, 聲音開始沙啞, 回到家時, 聲音實在跟破鑼一樣難聽! 唉, 我不要病呀! 又冷, 又病, 會很苦的! 回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