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06.

有一天跟朋友J在尖沙咀逛街, 經過一間專賣Snoopy的店鋪, J十分高興, 本來說要回家的, 也把我拉進店內, 終於讓她看中了一個Snoopy托盤, 是最後一個, 她便快快的買下來. 問題是:當天晚上她要看芭蕾劇, 當時已不夠時間讓她回家把東西放下, 若把托盤帶走, 實在不方便. 於是, 我們問看店的小姐能否先付錢, 下星期再到店裡取回. 那看店小姐想了想, 說「也可以」, 於是便取紙筆, 要寫下J的姓名, 方便到時認人. 必須先聲明, 看店小姐的廣東話是十分標準的, 看樣子少於二十歲, 青春可人. 

「小姐, 請問你姓甚麼?」 

「姓廖」 

「…不好意思, 我不懂怎樣寫, 可以請你寫嗎?」 

「…也可以」 

「謝謝, 這樣就可以了」 

「誒…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張單據比較好? 否則到時你怎知道是誰來拿?」 

「噢, 也對喔!…(拿出單據簿)…你買的那個叫甚麼, 我不懂怎樣寫呢!」 

「那是個Tray…托盤吧!」 

「托盤…但我不懂得寫啊!」 

「還是我來吧!」 

「呀! 請你寫上你的姓呀! 我不懂.」 

「你要寫明我是已付錢但未取貨物吧! 要不然怎麼知道我是取了還是未取呢?就寫已付未取吧!」 

「未…噢, 取字怎麼寫呀?」 

「…(臉上掛滿黑線, 頭頂冒煙)耳字旁, 加上一個又!」 

我左看右看, 看不到她已寫了「已付」, 問朋友, 朋友把單揚了揚, 呵! 寫了… 

「比左$」! 

我很好奇, 下星期再去那店的時候, 那小姐會不會看著單據跟我們說:「誒…寫了甚麼?我看不懂呀!」 

廣告

新年期間, 所有人都出動拜年, 交通工具上滿了人, 不太擠但人還是很多. 人多, 就看到不少父母很可憐. 可憐, 因為他們的小孩年初一就給他們當眾丟架. 

巴士上的一個小孩, 人太多沒有座位, 他就站在樓梯旁的路線圖下, 站著站著, 太悶了吧? 他開始把自己想像成泰山, 一手扶著橫鐵枝, 一手勾著上頭的吊環, 他的動作也不算大, 左搖搖右搖搖的, 一雙腳踏上踏下, 運動一番. 他的父親口氣很好的要他站好一點, 免得停車時倒下, 那小孩很不以為然的, 又有點不忿的就駁了回去. 他的父親好像有點無奈何吧, 說了兩句就不再說了. 呵~ 死小孩, 我就站在你旁邊, 還搖來搖去, 我從馬鞍山開始忍, 一直忍到出了大老山隨道, 你父親那麼和氣的說你兩句, 你還一副小人臉, 很得意似的. “你是沒事啊! 只不過你踩到我的腳吧!" 背著他的父親, 就在那死小子的耳耳輕輕說了這一句, 哼! 那死小孩立時低頭往下看, 然後左看右看, 就是不敢看我的臉, 也不敢再搖了! 

在地鐵月台候車, 剛好跟媽媽排在最前面, 列車到站, 正準備讓車上的乘客先下車, 怎知突然從旁竄出一個胖小子, 把我撞開, 一下子就衝進車箱裡, 還死霸了一個座位. 我跟媽媽兩雙眼怒目而視, 正想開口, 身後的一名女子早已出聲: “有沒有搞錯, 你曉不曉排隊? 知不知醜…?" “有位子啊!" “有位子也不是這樣的吧? 很丟架你知不知道…?" 啊! 是那胖小子的母親呢! 那母親有點生氣又有點尷尬的, 跟那胖小子講道理, 那胖小子就有點臉紅又有點不服的反駁. 至於我跟媽媽就是不斷的, 以大家聽到一半又聽不到一半的聲量, 說著那胖小子很羞家, 那母親很慘, 那胖小子一定健康有問題不能站, 那母親很可憐之類的話, 每句之間還要嘴上掛著恥笑的睥睨著, 那胖小子也偷偷的看著我們, 慢慢地不再作聲. 哼! 死小孩, 還好你懂得閉嘴, 也還好你母親已經氣得面紅耳綠的, 要不然我還沒那麼容易放過你, 本來我是想找個機會要他起來讓座的呢! 

二月 2006
« 一月   四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