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應朋友之邀, 看了一場優先試映, 電影是<<黑白道>>, 一套據說是描述臥底辛酸, 但我覺得有點像笑片的影片. 

電影長一個半小時, 導演是邱禮濤, 演員有張家輝, 吳鎮宇, 曾國祥, 黃秋生, 陳哲民, 李彩樺等等, 排名先後依戲份而定. 我剛剛努力的查了一會兒, 但未能找到編劇是誰. 

首先交待劇情: 張家輝是臥底警察, 甫出學堂便被派做臥底, 一當8 年, 第5年才跟到吳鎮宇這位目標’大佬’, 此名大佬主要經營黃毒事業, 但人還算不錯的, 有點義氣, 有點可愛吧! 做臥底期間, 張家輝結識了一個’兄弟’細B(應該是曾國詳飾演的吧), 細B曾為救張而被廢了一隻手; 張又結識了一個’在酒吧陪劈酒猜拳的女郎李彩樺, 繼而相戀同居. 當了臥底8年, 張家輝終於拉了吳鎮宇這個黑幫大佬, 得了嘉許狀, 重回警隊, 卻覺得不獲同僚信任, 同時又不捨與細B的兄弟情, 也不捨與李彩樺的戀情, 再者復職後便到反黑組當沙展, 負責環頭正是昔日當臥底時常常出沒的地區, 常受白眼甚至威脅, 深覺兩面不是人. 後來吳於獄中自殺, 細B與另一昔日吳的左右手童少合計, 由一下肢傷殘手下向張開槍, 射中張的左胸. 完場… 

交待完劇情, 便到’評論’部份 – 先褒後貶. 

褒: 導演拍攝剪接還好, 演員盡力稱職, 李彩樺生嫩一點, 但戲份不多, 演得不可算好, 但不差; 張家輝的表現, 很大程度受劇本所限, 依劇本發揮, 他可說’交足功課’; 吳鎮宇和黃秋生兩位影帝, 演出稱職; 陳哲民值得一提, 其表現一如以往, 令人不覺他是演戲, 倒像是真有其人, 他演甚麼是甚麼, 連個’像’字也可省掉, 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演員'(他好像是有正職的, 以前好像是在城大當助理教授, 不過現在應該沒教了). 

貶: 上文說到我努力查誰是編劇, 原因只有一個: 劇本很爛! 其’無理’之處, 實在罄竹難書. 為方便大家閱讀, 還是以列點方式寫出, 否則會"眼花". 

1. 劇情主幹是張家輝當了8年臥底, “入世"太深, 所以復職後心理難以平衡, 兩面不是人. 問題是, 香港警隊這枝優秀隊伍, 會不會叫一個剛從學堂畢業的’新仔’當臥底, 還一當8年? 而且, 當了8年臥底, 遞捕了一個黑幫大佬, 但旗下人馬一個未能捕獲, 而那個黑幫大佬還只是控以非法管有槍械罪名, 依例最高罰款十萬, 入獄14年, 會不會太浪費警力呢? 當臥底8年還找不到其販毒証據, 瓦解其集團, 當來幹嗎?! 翻查<明報>, 警方去年十一月瓦解了一個操控小巴線利益的黑幫集團, 就是透過派出臥底,用了年逾, 最終共拘捕20名介乎29至57歲、分屬數個不同幫派人物,被捕者計有小巴司機、站頭管理人員及幫派首腦等. 現實中用年多時間拘捕了20人, 而戲中卻花8年拘捕一個販毒大佬, 控以無關痛癢的罪名? 

2. 張家輝從學堂出來便當臥底, 復職便做了沙展, 但其心理狀態極不穩定, 究竟是如何升沙展的呢? 

3. 張家輝復職便入了反黑組, 所駐區域還是以前當古惑仔的地盤, 掃場則是掃以往吳鎮宇的場, 現實中, 臥底復職, 該是先當文職’過冷河’, 然後再到其他部門吧? 試問有哪個沒腦袋的上司, 會把自己的伙記這樣編排, 送他去死? 

4. 戲中人除了吳鎮宇一個叫童少的手下有個祖母外, 其他人都好像孤兒一樣, 從沒有提到家人的, 即使張家輝獲嘉許狀, 也不見其家人出席. 他沒朋友能夠理解, 但其家人總還在吧! 

5. 局長(沒說甚麼局長, 但該是保安局吧!)頒嘉許狀給張家輝, 剛到場便說有重要會議要開, 所以很趕時間, 上台頒了一張獎狀, 一張支票給張家輝, 握一下手便離場. 實在難以相信香港的局長公關會如此之差, 而且, 別個部門不說, 警隊是出了名著重士氣的, 對一個當了8年臥底的’伙記’, 不會薄情如此吧?! 

6. 張家輝被細B及童少合計陷害, 設計約了張家輝出來見面, 再找人拍下影帶, 送到警方手上, 以誣衊張一直與童少有聯絡, 但影帶中只見童少與張二人不太近距離地對話, 試問一個’好市民’如何會知道張是警察而童少是黑道中人, 從而覺得有錄影的必要, 還會親身交到警局呢? 而影帶中也沒見到二人有任何犯罪行為, 但張家輝回到警局便被內部調查科用手挎帶走, 罪名好像是知情不報(要用手挎帶走嗎?!) 

7. 張家輝被槍擊之處是舊式公屋, 即沒有升降機的七層公屋, 樓房與樓房之間距離甚近, 屋與屋之間也沒甚距離, 但張與細B打鬥多時, 甚至警察, 消防, 救護等隊伍都到達了, 還不見有鄰人探頭張望, 實在不合情理. 而張被槍擊時, 其身處地點按常理應是警方封鎖線內, 但卻有下肢傷殘黑幫份子可坐在裝有輪子的木板以手按地面方式滑行, 進入封鎖線範圍內, 近距離向張射擊. 究竟是戲中警方沒設封鎖線? 早了解除封鎖? 還是該名黑幫份子成功突破封鎖線呢? 但無論是哪一個, 都是不合情理的. 

寫了七個大點, 已經是零晨四時多, 其他的, 不寫也罷, 相信大家都已經體會到這一齣戲的劇本有多爛! 本小姐花了90分鐘來看(劇場設於浸大某講室, 坐位不及中大的飛機椅舒適, 否則我原打算太悶的話會睡覺的), 再花了幾十分鐘打這篇’影評’, 實在有點’虧本’的感覺, 還是睡覺好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