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一直都沒有甚麼信仰,從沒見過他拜神裝香的,他對那些神神佛佛沒甚麼反應,就是對耶穌這個唯一一個真的神,反感得不得了。每每跟他提起,他便耍手搖頭,口中反覆說著:「我不信,不要聽。」 

公公入院至今已有一個多月,入院當天是冬節,2006年12月22日,起因是腳趾痛,而且發黑。他去看家裏附近的醫生,醫生寫醫生紙讓他入了廣華,然後發現是血管瘤,要做一個大手術。花邊新聞是過冬節那天,三姨去了醫院探望公公,公公跟她說是血瘤,即是血癌,把三姨嚇過半死,當場眼泛淚光。後來找醫生問清楚,才知道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手術是頗大的,但絕對不是癌症。 

做手術前,公公精神很好,心理狀況也很好。媽媽每次去探望他,離開前總問一句:「為你祈禱好嗎?」第一天問,公公說「好」;第二天問,公公開始顧左右而言他,不大願意,想避過媽媽的祈禱,只是他的逃避不及我媽的堅持。 

手術前一天,我們去探望他,在外科病房裏,他已做好了準備,把東西都包好,還要我們告訴四姨,第二天一早,把他的身分證和手提電話帶回家,免得被人拿去了,我們還跟他說醫院會保管的了,睡在他旁邊的那位老先生,也說不用那麼麻煩的,於是打消了這念頭。公公還說他自己就可以了,手術的事沒甚麼大不了的。離開前,我們問他:「為你祈禱好嗎?」他無可無不可的,讓我們祈禱,然後我們便離開醫院。 

手術雖大,但果然是沒甚麼大不了,很順利,傷口也瘉合得很好,不過卻感染了肺炎,於是入了加護病房。在加護病房的初期,由於肺功能太弱,吸氧不足,心跳過快,醫生決定為他插喉,也因為公公實在太想下床,太想出院,不停掙扎的結果是醫生下了藥讓他睡覺,免得他清醒時自己拔去喉管。既插了喉,又下了藥,我們去探望他,也只是看看而已,他在睡當然沒反應,醫生也叫我們不要把他叫醒,免得他掙扎,只能在床邊默默禱告。 

再過了幾天,醫生決定在公公頸上開孔,讓他呼吸,因為插著喉,公公不太能說話,但起碼人清醒了,我們可以跟他說話,他也嘗試用紙筆跟我們溝通。我們每次去探望他,離開之前,也問他:「為你祈禱好嗎?」他點點頭,很溫順的讓我們為他祈禱,因為環境的限制,我和媽媽總是分開站在公公的兩旁,祈禱的時候,公公還會把頭側向開聲祈禱的一方。 

從無可無不可,到點頭,到留心聽祈禱的內容,對公公一點一點的轉變,我們已經很感動,努力禱告著,希望他能因病得福,親身真切的經歷神。 

2月1日,公公離開了加護病房,轉到普通外科病房,可他一轉到普通病房,醫生便發現他患上肺結核(肺癆),立時把他送了去隔離病房。老實說,我並不太擔心,現在是2007年,不是1967年,只要知道是肺結核,對症下藥,藥到病除,但我的阿姨們,卻怕得要死,不敢到醫院探望公公。也好,沒有她們,我和媽媽要為公公祈禱,也順利得多,不用想辦法讓她們先離開病房,再單獨為公公禱告。在隔離病房內,我們帶著N95口罩,還是在每次離去前,問公公一句:「為你祈禱好嗎?」「好。」公公簡單清楚的一句回答,讓我們為他祈禱。有一次,媽媽在祈禱後,多問了一句:「你自己有沒有祈禱呀?」公公竟然點著頭回答:「有。」啊!是真的嗎? 

2月9日,公公從廣華轉了去黃大仙醫院,康復的進度很理想。第二天,媽媽去探望他,離開前,也是問那一句:「為你祈禱好嗎?」 

「可以不用啦!」媽媽心裏一寒,心想:不是吧!進展良好你便過橋抽板了嗎?「…我跟耶穌講好數了!」公公突然加了這麼一句,問他跟耶穌說了甚麼,他但笑不語,令人好生疑惑。公公跟耶穌有個秘密呢! 

今天,我跟媽媽一起去探望公公,他的一雙腳還是有些水腫,於是我跟媽媽,每人抓住他的一隻腳,為他按摩,公公還說我比較有力。那當然了,也不想想我彈琴彈了多少年,我的手力和指力,是經過長期專業訓練的。7:30pm,公公已經覺得很睏,想要睡覺,我們又再問他:「為你祈禱好嗎?」「好。」 

「我們為你祈禱,你自己有沒有祈禱呀?」 

「先等我學懂吧!」 

「祈禱,其實就像跟朋友談話一樣嘛!你跟耶穌說,他就會聽啦!這樣就是祈禱啦!你跟耶穌說了甚麼呀?」 

「要拔走病魔,不要讓病痛跟著我。」 

「這就是祈禱啦!耶穌有聽你的祈禱呀!」 

「哦。今天有個林姑娘來找過我。」林姑娘是醫院院牧,也是媽媽的神學院同學。 

「她有沒有問你要不要信耶穌呀?」 

「有。」 

「有…那即是信還是不信呀?」 

「信。」 

OMG! 真的是Oh My God! 雖然不知道他是「也信耶穌」,還是「單信耶穌」,但這是頭一次聽到公公明確的正面回答這問題,真的很感動。在這情人節的前夕,沒有情人的我,收到了最令我感動的情人節禮物,是千金難買的,是無價的,不是任何情人能給予的。 

熱切期待在元宵佳節時,能收到更令人感動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