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丁亥年正月初三,公曆2007年2月20日。今天的事,都源自昨天。 

昨天是初二,我們先到婆婆家拜年,吃過開年飯,便與舅父一家到醫院探望公公。到達醫院時,公公床邊好不熱鬧,三姨和四姨兩家五口(四姨丈和么表弟不在)圍在床邊,再加上我們一行五人,人多得很,熱鬧非常。突然,舅母指著掛葡萄糖的架上的另一個吊鈎,有一隻金豬。我再看清楚一點,那不只是一隻金豬,下面吊著兩個小風車,上面有一個長牌,寫著「大仙賜福」,再上面有一個摺成三角形的黃色符。 

後來各位阿姨都走了,舅父一家也走了,只剩下我和媽媽兩個。我們也像平常一樣,幫他塗潤膚膏,讓他睡一會兒,再讓他吃點粥再吃藥,然後他又睡了。那時我們還未為他祈禱,但他又睡著了,只能一邊等,一邊祈禱,希望他自己會醒來,讓我們為他祈禱,也讓我們問一問那個符的事情。 

果然,再過了一會兒,護士走來把公公拍醒,是時候量度體溫。量度完體溫,公公也清醒了不少,終於讓我們有機會問有關那個符的事。原來符是三姨跟四姨去車公廟求來的,問公公他要不要那個符,他想也不想的,就清清楚楚的說:「不要。」還叫我和媽媽拿回家,但我們跟他說,我們有耶穌,不要那個符,他就說:「那先由著它掛在那兒吧!」媽媽立時便說:「你要耶穌的祝福,就不能要這個符;要這個符,就是趕走耶穌的祝福了。就好像我叫你『爸爸』,又叫另外一個男人做『爸爸』,還要你們一起吃飯,你會接受嗎?我知道你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公公聽了,點點頭。媽媽再跟他解釋: 

你說你跟耶穌『講好數』,我不知道你跟耶穌說了甚麼,但你如果真要耶穌,這個符就不能要了。我不能為你做決定的,你如果不要,我就幫你拿走。」 

「那就拿走吧!拿給你老媽好了。」 

由於我們晚上不會回婆婆家,所以便在徵得公公的同意後,把符拿了下來,放在抽屜裏。 

今天,我又出風疹,沒能去爬山,也沒去探望公公。媽媽煲了湯,下午五時多去了探望公公。一去到,看到昨天的那個符,掛了在抽屜外,原來婆婆已經到過醫院,公公本叫婆婆把符帶回家的,但婆婆忘了。公公喝了湯,便覺得睏了,在合上眼之際,他突然說了一句:「都係入晒教佢啦,乾手淨腳。」媽媽聽得不太清楚,想再問清楚,但公公卻已進入夢鄉。 

媽媽等了差不多一小時,才等到公公再醒過來,這一次媽媽把握機會問個清楚,公公明確表示要信耶穌,然後東說說,西講講的,說說媽媽的兄弟姊妹,也講了一些有關身後事的處理(他一聽到是腎臟有事,就是那些天天要洗腎,非常嚴重的那種…),但媽媽叫他要等所有家人都在的時候,再交待有關的事。公公說了差不多一小時,媽媽臨離去的時候,告訴公公可以自己在禱告中,跟耶穌說要信耶穌的,但公公不太明白祈禱的方法(其實他只是不知道,跟神說話就是祈禱了,否則他怎樣跟耶穌「講數」?),媽媽便提出她說一句,公公跟著說一句的,公公也覺得這樣好,就這樣做了決志的禱告。媽媽教他:「在祈禱最後,說『阿們』,也可以說『誠心所願』。」公公選了「阿們」,原因是「只有兩個字,這個簡單!」 

元宵節的禮物,今天便收到了。今天是丁亥年正月初三,公曆2007年2月20日,公公在這天決志信主了。 

Hallelu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