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風疹好了,可以去探望公公。剛到的時候,公公的心情不太好,他眼見醫生多天不讓他請假,便明白自己的情況不太好,他很怕要洗腎,但我們再三的跟他說,醫生已說了不會為他洗腎,他已年過八十,洗腎對他來說太辛苦,而且他剛在腹腔做了個大手術,根本不適宜洗腎,他頓時鬆了口氣。 

因為他的腎的原故,他似乎已想了不少關於生死的事。在我們到達之前,三姨到過醫院,公公自己向三姨說,他已信了耶穌,以後乾手淨腳(指辦喪禮時,不用燒衣拜神等)。到跟我們傾談時,也提了不少生前死後的事,寧願不要洗腎,只求舒舒服服的離開,但一想到自己的病,有點心灰。他既提到離世的事,我便順著勸他,不用心灰,他也活到這個歲數,也明白人總有這一天,沒人能逃過的,但他既已信了耶穌,起碼知道自己之後是到哪裏去,是要去我們稱之後「天家」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是沒有痛苦,只有歡樂的,公公立時便笑了。 

公公確實很聰明,頭腦很清晰。我提到「天家」,他自己就說,所有信耶穌的人,就是一個「大家庭」。我再跟他說,過幾年,他先回去,之後會到媽媽,然後我也會回去。他立時便插口:「然後再來過啦!」(指在天上重聚,再在一起。)他還很神氣的問我:「信耶穌好不好呀你覺得?」「當然好啦!」「不就是嗎?所以我也要信啦!」 

其實,由始至終,我們從沒機會跟公公清楚的講福音,以前沒有,這次進院後,也從沒機會,但很神奇的,由公公在隔離病房中說的那句「我跟耶穌講好數」,到年初二他作出決志祈禱,當中公公完全沒有改變心意的徵象,反而是越來越堅定「信耶穌」的意念。很多字句,我們從沒跟他說過的,他自己想出來,字眼有些可愛,倒也十分符合神學觀念。我相信,他真的有跟耶穌講數,神也真的有跟他說話,只是他們對話的內容,至今仍是秘密。 

這個秘密是甚麼,並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真的很好奇)。最重要的,是他已加入這個「大家庭」。希望我的婆婆、阿姨們、姨丈們、表弟妹們,在不久的將來,也會加入這個「大家庭」…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