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報有風月版,方向報也有,很多報紙都有,連學生報有情色版… 

編輯說他們是要讓大家更開放地討論「性」。香港確實是需要更開放地探討有關「性」,是探討,不是偷窺。香港人對「性」的認識,其實很貧乏:懂得性行為,卻不憧得性行為背後帶來的責任,性行為只是身體的行為;懂得外表的性感,卻不懂骨子裏的性感,性感就只是身上穿的布比較少而已;懂得「性」笑話,卻不懂「性」知識,只知看棟督笑聽到「性」笑話便興奮,而不知性病的傳播方式。 

學生報的情色版的內容,究竟是探討,還是偷窺? 

其實,如果他們大聲的說:「我們就是要做一版情色版,坊間的報刊全都有這一版,我們也要跟它們看齊!」這也不是不可以的,當然,學生報資金來源 – 眾中大學生 – 有權反對,有權要求「回水」。要知道,中大學生報的資金,不是各位編輯自己的。記得九十年代,中大出現一份小門報,就是抵抗學生報的非主流報刊,內容出位,用詞小門(粗口啦!),但這份小門報,是那幾位搞手自己一人一份錢搞出來的,沒人能說些什麼。你可以去告他們,說他們出版淫褻物品,但中大本身或中大學生都不能禁止他們出版,只能禁止自己伸手拿一份來看。 

可惜,學生報的編輯為自己定位太高,卻沒有真材實料,高不成低不就,要咸不夠咸,要學術不學術。 

或者,對現在的二年級生,我們真的不能要求太高。他們或許看過四仔,但要他們寫四仔,有難度;他們有看過學術文章/調查,但要他們寫一篇/做一個,非常有難度。 

中大要做的,不是發警告信,而應是給他們惡補,看他們想惡補寫四仔的文筆,還是學術研究的知識。中大教授,人才濟濟,無論前者或後者,都應該輕易能做到。做就要做到最好,要咸有咸,要學術有學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