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說:「不應該說共產黨屠殺、屠城,當年大家都矇查查。但如果是屠城,柴玲(六四學運領袖)怎能在六四凌晨平安離開?她是有心挑起暴動的,(如果屠城)呢條友第一個便被殺了!侯德健、封從德等人怎能慢慢離開?如果是屠城,4000 名學生全都死光了!」 

記得一位學生的母親曾跟我說過,其實六四的死亡人數,應該不是那麼多的。她當時在北京,畢業於清華。她說她的單位裏,死了一個人,那人卻不是示威學生,而是剛好進在天安門附近的街上,在家聽到聲音,八卦街上發生的事,一走到街上便被流彈射中要害,死了。就她所知,死亡人數,就數字本身來說,真的不算太多。 

我記得聽到的時候,我的回應是:「死的不是那麼多,也好,只是…死一個都太多了吧!」 

她也同意:「那當然。」 

馬力的說話內容是否不乎事實?也許是合乎事實的。老實說,中國超過十億人口,就算整個天安門的學生都死了,連中國人口的0.1%也不到,死的人不多吧? 

但…死亡人數多寡是重點嗎? 

敢問馬力,他的家庭人口多少?讓人殺他一個家人,也不是滅門,是不是不算慘? 

又試想,要是七一遊行時發生衝突,死了一個示威者,香港七百萬市民中,是否有人夠膽走出來,大庭廣眾的說:「只是死了一個人,沒有全殺了。」 

「屠城」或「屠殺」,即使真的誇張了,也只是文字上誇張了,在大家的心裏,死了十個和死了一百個,其實與屠殺沒太大分別。六四事件最令人痛心的,是本來可以和平解決的民主運動,最終用了武力解決。中國的民主,真的要拋頭顱、灑熱血。八九年的四至六月,全球的中國人都看著北京那不大不小的天安門,每天看新聞,捐錢的捐錢,親身上北京支持的也不少。到了五月底,電視台的劇集都播不了,即時新聞隨時播出,評論節目每天放送,香港的人,連小學生都在學校熱烈討論每天的進展。不用政府定調,大家的心底裏早有自己的認知。 

「六四」並不是在天安門發生的,而是在當代華人的眼睛裏、耳朵中、心底裏發生的。馬力想什麼,跟本不重要,我不想知道。現在重要的,是如何在經濟起飛的同時,讓民智和民主也一同起飛。至於「六四」,我還是那一句: 

「死一個都太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