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藝術節又到了!今天晚上,我一生人第一次看天鵝湖,充滿意外… 

這套芭蕾舞劇,全套四幕,第二幕後和第三幕後都有小休各二十分鐘。先說座位,在我付出了接近五百元,並且在網上預購第一天晚上便訂票之下,座位好到不得了:堂座正中央控制室前。這個位置實在是非常的好,但我和朋友,並周圍的觀眾,在第一二幕期間,都頻頻往後看,因為大家都察覺到不時有強光從後照射,但又不是射向台上的射燈(當然不會是,能照到我們的光線,應該不可能照得到台上去),騷擾非常。到第一次小休,終於有人投訴,是坐在我後面的一位女士。有職員來跟進,但他只是描述了發生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控制室人員出入之間,導致有走廊燈光從控制室射出來),沒提出解決辦法,而且說起來,好像是那位投訴的女士個人的感覺,我忍不住回過頭去跟其中一位職員說,其實,我們這一帶的人都很有同感呀!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叫那個控制員不要走來走去嘛!長遠來說,應該多加一道門/幕,阻隔門外走廊的燈光。這是第一個意外。 

第二個意外,是第三幕王子選公主時,四個來自不同地方公主,和自與隨從跳「民族舞」,說實在,以芭蕾舞方式演譯民族舞,其實有一點點怪,但這完全是演譯的選擇,而且也合乎故事背境。不過,來自我右後方的一名女子,明顯為此感到非常憤怒。大慨是到第二或第三個公主跳舞的情節吧,從右後方傳來一把女聲,然後聽到有人很大聲的「噓」,再之後就是: 

「我當然要出聲啦!這是芭蕾舞嗎?這不是芭蕾舞!This is not ballet…我要投訴呢個production…you (指所有觀眾)are all idiots…我要去消費者委員會投訴…」 

然後聲音逐漸隱去,相信是場地職員強行將該名女子帶走,不知後話如何… 

第三個意外,也是第三幕,在四名公主跳完「民族舞」後,巫師的「女兒」Odile身穿黑天鵝服跳舞,跳著跳著,轉著轉著,咦,不是整件跳舞衣都是黑色的嗎?怎麼背部腰間有一點肉色的呢?咦,那片肉色好像越來越大了?咦,這個時候,巫師不用揚起斗蓬遮著Odile的吧…咦Odile背後的那片肉色好像小了一點啊!然後Odile退場,王子獨舞,之後Odile再出場,咦,整個背部都是黑色的啊!不得不佩服各舞蹈員的臨場應對,他們自然的演出,連我身旁眼力比我好很多的朋友,都完全沒察覺舞衣的問題。 

第四個意外,還是第三幕,今次輪到樂團。在某一個地方,突然聽到小提琴聲部發出一下走音怪叫的C八度雙音,一個專業樂團走音走得這麼離譜,已經很奇怪,更奇怪的是,那個怪叫的走音雙音,很明顯是由一個人所發出,而其他小提琴,是以撥弦演奏那個C八度雙音的…顯而易見,應該有人在回到後台後被眾人圍毆。而即場所見,指揮即時把頭轉向小提琴聲部…我相信他應該在嘗試當場用凌厲的眼光,把該名小提琴手殺死。順帶一提,演出樂團,是香港管弦樂團…唉… 

最後一個意外,在第四幕開場時發生。由於第四幕前有小休,故第四幕開場時,需要把全院燈光關掉,意外就在此發生了。全院燈光關掉,布幕應該向上升,音樂就應該開始,不過…布幕沒有向上升,音樂沒有開始…樂團席發出笑聲,觀眾間也有笑聲,因為…指揮在哪兒?指揮不在啊!然後…全院燈光全開,然後,全院燈光又再全關,今次指揮終於出場,終於可以開始第四幕的演出。究竟是誰發出關掉全院燈光的指令的呀? 

於是,我一生第一次看的天鵝湖,就在場地職員、觀眾、舞衣和後台成員所做成的意外之間,走向一個令我覺得很予盾的悲劇結局。當然,很多芭蕾舞團都把天鵝湖製作為悲劇結局的,不過,天鵝湖最出名的那段雙簧管旋律,是B小調的,而這個王子獨自被淹死而天鵝公主被巫師帶走的悲劇結局,卻是在雄壯而光亮的B大調中發生的,令我覺得很不協調。老實說,天鵝湖這故事,作為愛情故事來說,其實爛得很。王子本來就是看上天鵝公主Odette的外表(一夜之間發生的情感,不要跟我說是愛上其內在美),那麼,王子會在選親大會上看上跟Odette一模一樣的Odile,不過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吧,怎能說他背叛了愛情呢?他還是忠於那一見鐘情的愛呀!最後還要王子被淹死,Odette被巫師帶走,根本是巫師很毒吧!要不,你試試跟一個人相處八小時(一夜的時間),然後放兩個一模一樣的他在你眼前,你夠膽說你一定認得出來?這樣的愛情故事,如果是喜劇收場,大家還會因為大團圓結局而高高興興,從而忘了故事的無厘頭愛情發展過程(其實是沒有過程),但悲劇收場,就變成爛愛情故事了。不過話雖如此,這畢竟是芭蕾舞劇,我想,故事如何根本不是重點吧! 

很多意外,但不能說有驚喜,繼續期待之後的五場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