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8.

台北的手信,大家一定會想:港記、維格和義美。我想的卻不是這些!

港記:懶精乙去買了總統餅,但我覺得不好吃,那種綠茶味,假得很…而且很貴!NT320六個,即是每個要港幣十多元,不值不值!於是我沒有買。那個鳳梨酥,試食了四份一個,一咬,整個皮散了… 也要NT240十個…

維格:在機場見到,想起當年SARS,一團香港人去了台灣被遣返,台灣當局讓他們寫了手信清單,幫他們搜購,結果是每人幾袋維格。我們從沒想過要到維格,因為我有想吃的品牌,所以到機場時,一早已買好了,沒想到要買維格。

義美:在明曜百貨地下見到過義美的銷售點,但那是第一天,於是打算留待之後再買;最後一天到中山北路的義美店…門口貼上關門大吉告示,最近的一間在延平路;到台北車站附近的義美店,不見了!問舊店門前修補電器的地攤老闆,他說:「關門啦!去中山北路吧!」「我剛從那邊過來啊!也關門啦!」「syekp@#%G(台語一堆…跟旁邊地攤老闆說的)…那你要到延平路去啦…」結論:義美是不是像Crispy Cream,用完存貨做蛋糕,賣完就清盤從此消失?

郭元益:已去過港記,發覺…鳳梨酥很貴,然後覺得我喜歡的這個牌子包裝更精美,相信價錢會更貴。本來已經放棄,但想了又想,終於還是違反懶精守則,兩隻懶精專程搭捷運去中山站,從4號出口出來,走到大街左轉,一直往前走…然後到了我想買鳳梨酥的地方:郭元益。我會想到這間鋪,是因為從台灣來的學生,曾經買過這個牌子的鳳梨酥送給我,包裝精美,味道也很好,質地不太鬆也不太實,於是想去買。站在門口,門面很像香港的高級蛋糕店,很美很亮,裡面還有優雅桌椅,心想一定比港記更貴。硬著頭皮走進去,一看之下…鳳梨酥NT13一個,十個才130,比港記便宜多了!售貨員還說禮盒沒有限定種類的,只要放得下就可以,於是我們拿了數個小禮盒,把不同的鳳梨酥和各式餅食裝進去,裝滿一盒又再裝一盒,總之爸爸一盒,老師一盒…諸如此類,再拿一個大禮盒,把一大堆酥和餅裝進去,留在家裏自己吃!就這樣,我買了三小盒加一大盒,總共應有三打鳳梨酥,加三打小餅,才花了百多元港幣,比在港記買兩盒總統餅還要便宜!

老天淥:到此一遊,然後在這裡看到以「A JI ICHIBA」(優之良品…但最後的N字不見了)膠袋包裝,袋面印著「美香珍」(是美香珍,不是美珍香!)的小食…

美香珍?

美香珍?

懶精乙問我會不會寫喪買篇… 我說當然會,但結果是沒有「喪買篇」,只有「購物篇」,因為我覺得還不到喪買的地步… (敗家懶精甲是我)…

去台灣之前,已經想好有些東西一定要買:琴書、日文書、Mexx。

琴 書:一間叫做中國音樂書房的書室,有大量全音樂譜出版社的樂譜。全音樂譜出版社亦即是台灣版,價格大概是美國版或國際版的三五折,是香港賣台灣版的七折。 例如一本Alfred Lesson Book,香港賣$56,那邊的價錢折合港幣才$20。唯一的問題,全音樂譜出版社出的都是最最最經典的樂譜,也就是那些作曲家死了N年,版權都斷了的那 些,所以如果要買當代作曲家的樂譜,在這間書房是不會找到的,即使找到也只美國版,比在香港買還要貴!這次買了18本大大小小的書,總共花了大概港幣 500元!才500元買18本書,哪算喪買呀!

日文書:我知道在書局街買應該會便宜點,但是時間就是金錢,格價也要成本的,作為懶精,我當 然會用金錢換時間,所以我只到了敦南誠品,花了不多於半小時,隨手選了8本看起來順眼的,買了便算。8本書,大概也是花了港幣500元。又是那一句:才 500元,只能算購物,不能算喪買吧!

Mexx:自從香港的Mexx關門大吉,只有望著家中的Mexx舊衣輕嘆,何時才可以再買些Mexx 回來呢?Mexx在香港走的路線,算中價吧!大概比G2000貴一點點,跟Esprit差不多價錢,個別貨品會有Sisley的價格,T-shirt大概 是175-225,不會過300;褲類大概是375-595,視乎設計細緻程度;毛衣通常是495-699之間,總之沒有7字頭的毛衣。我會記得那麼清 楚,因為再貴一點,我就不會捨得從錢包拿錢出來買。衣服… 很難穿爛的,不穿爛又換新的,家裡沒地方放;不放在家裡拿去掉,很不環保;要拿去送人,要搬又要抬… 或者簡單一句:I am cheap!我就是不願花大錢買衣服。說這樣多,其實是想說,Mexx的價格又抬高了,台灣的更高。走進台北唯一的一間門市,款式實在不大吸引,吸引到我 們兩隻懶精的目光的那些,最便宜那件也要港幣900元,實在… 太貴了吧!完全消滅了我們想買Mexx的想法。到第二天,我們到處逛的時候,經過台北車站新光三越,無聊每層逛了一圈,竟然見到一個小小的Mexx counter,看見有一個架寫著三折(證明兩隻懶精是女人,看見打折雙腿會自動自發走過去),稍稍看了一下,然後在正價的貨架上看見一件灰色長毛衣,好 像蠻合身的,懶精乙又看中了另一件,正思考之際,售貨員小姐說:「要是你們喜歡,我可以打76折給你們哦!」懶精乙的那一件,原格港幣八百多,76折就變 成六百多,即時覺得「好抵喎!」我看中的那一件更好,售貨員小姐從減價貨架上拿了另一件相似的推介給我,比我看中的那些正價貨便宜多了!於是我買了減價的 那件,大概是港幣三百多元;懶精乙買了同一件減價灰色長毛衣,加上她看上的那些正價毛衣,總共是港幣九百多元。又是那句:這不叫喪買吧!?

懶精甲的戰利品

懶精甲的戰利品

喪買:逛敦南誠品時,「順道」逛了地下兩層買衣服和包包的兩層… 一逛便出事。本來沒什麼看上眼的,反正看得上眼的,價錢比在香港買的更貴,當然不會老遠從台灣搬回來。怎知道逛著逛著,看見一堆有中國民族風格的衣服,質 料又很好,設計又不老土,於是多手摸了兩下,眼睛多瞄了兩眼,於是看店的妙妙小姐(她自己這樣叫自己的…)便熱情叫我們試穿,就這樣,我們在這間小小 的店裏花了很多時間,試了很多件衣服。妙妙小姐的金句是:「都試穿一下吧!買衣服一定要試,試穿了不適合的不要買,都沒關係,但一定要試… 這件你去試穿一下,應該會很好看!」結果,我買了三件上衣,一件外套;懶精乙買了兩件上衣。就這樣,我買了近二千元港幣的衣服… 唯有安慰自己,那些衣服的設計,應該穿十年也不會過時;那些衣服的質料,應該真的可以穿上十年…吧!還有,台北的天氣突然轉冷,買一件長袖外衣即時換 上,十分恰當吧!病了的話,會破壞整個旅程的心情的哦!(下省千字「自說文」…)

貓空停駛

貓空停駛

記念品:是記念品,不是手信。香港有「衫碌拎」,台北有貓空纜車。香港「衫碌拎」有飛車,台北貓空纜車有塌地基。對!是塌地基。經過連日下雨,貓空 山上的泥土一直鬆脫,形成泥水流,一直流向山下民居,而設在山上的貓空纜車總站,地基有下塌危機,全面停駛。看電視新聞,甚至說要不整個遷在別處,要不整 個拆掉算了!於是…我們在最後一刻坐巴士到機場前,在台北車站見到捷運記念品銷售處,進去一逛之下,看到有貓空纜車的記念品,心想:可能以後都沒有貓 空纜車了!於是,懶精甲、乙各自買了一個貓空纜車的卡片套,留為記念,也滿足了懶精乙想買卡片套的慾望,不過她本來是想買幾米的,現在換成了貓空寶寶。

就這樣,購物篇完成… 下一篇是手信篇。

五星級酒店是怎樣的呢?

pb080002台灣沒有五星級酒店,只有五朵梅花酒店,所以我們住的是五朵梅花酒店,福華酒店是也。福華酒店,歷史悠久,也就是說有點懷舊。整間酒店的設計,都十分懷舊,房間設計,基本上沒什麼設計,不過不失就是,有桌子、有椅子、有類躺椅、有雪櫃、有電視、有電水壺、有床…基本酒店設備,不過跟四朵梅花的有什麼分別?大概是清潔點,大一點點吧!

pb080007

對酒店最不喜歡的,是那張床和那個枕頭。那張床很硬。這本來不是問題,我睡慣硬床,但這張床硬得讓我睡得不舒服,左轉右轉平臥都不行,加上枕頭有如氣球,頭枕下去的地方會下塌,但就像擠壓氣球一樣,這邊下塌,另一邊便漲起來,於是頸部得不到應有的乘托,於是我每天起床都覺得頸梗肩痛。我從來沒試過旅行時會這樣想念家中的床呢!

pb080004

不過,同行的另一隻懶精,並沒有以上問題,主因是她睡慣的是梳化,常常倒頭便睡,基本上,我不以為她對床和枕頭有任何要求或需要…

pb110046另一個令人苦腦的地方,是洗手間。洗手間的沖水制,很難按。第一次按時是按不下去,要找人來問,確定是按下操作的!每一次按,都要出盡全力,而且要按得夠時間,才可以完成沖水…

我確定我一定會再到台北旅行,也確定不會再住福華。下一次,或者試試Landis,看別人的blog,好像很不錯的樣子。今次本來也有想過要住Landis的,但覺得地點不太方便,起碼不像福華那樣方便,於是放棄了。下一次,下一次去住吧!

早一陣子實在太忙太累,重要的工作,一件圓滿地完成,一件在有驚無險下完成,忙完過後,當然要休息充電去遊行,這次去了台北四天。

行程由烏龍事開始:我一直以為自己是7號出發,10號回港的,怎知5號晚上找出機票和酒店信才發現,原來是8號出發,11號回港。

Airport Express

Airport Express

烏龍事二:早上10時多的機,即是早上7:50要上機場巴士,怎料手表差了三分鐘,趕不到巴士,唯有坐的士去青衣機鐵站轉機鐵。幸好,機鐵提供的士轉乘優惠,原本60元的機鐵票,變成30元。

兩隻懶精遊台北,會有什麼行程呢?就是沒有行程。坐過飛機,再坐了一程大有機場巴士,到達酒店時已是下午二時多。下車時遇上下錯車的外藉遊客,好心幫她一把,卻發現有些人實在是不用幫的,固執又看不清形勢。話說一位澳洲女士,在台北轉機,想趁轉機期間的六個小時,到101大樓看看,兼買些手信。她離開機場時只帶有145元新台幣,剛好可以買大有機場巴士,直達凱悅酒店,就可以到101。不過,這位女士跟我們一起,在福華酒店站就下車,於是卡在福華,不上不下,不左不右,既不知自己在哪裏,也沒錢再坐巴士回去,叫她在福華酒店換錢,她死也不肯,堅持要到101大樓換,原因是她要先決定買什麼手信,才決定要換多少錢;借錢讓她坐捷運到101去,她又堅持自己會迷路,要坐完來的大有巴士;告訴她大有巴士是下了車就不可再上車的,她堅持澳洲可以,她的情況大家應該理解…最後她堅持要回到下車的巴士站…OK…告訴她回到原來的巴士站等車算了。這就叫到無可救藥。

擾讓一番,終於可以去找東西吃,已是下午三時多,實在很餓。想了一會,終於決定到京兆尹吃下午茶。京兆尹設有下午茶餐,餐內包括每種糕點一小塊,完全滿足吃下午茶和嚐新的要求。

這個遊程,我們兩隻懶精稱之為「玩豪買狂食團」,即是去台北玩如何豪買和狂食。京兆尹是狂食的第一站,稱「狂食」,大家一定會想起夜市,想起豪大大雞扒。我們既然是懶精,當然不會到夜市這些要用腳周圍走,才可以找到吃的地方。整個行程,我們的早餐全在酒店對面的丹提咖啡,原因很簡單:離開酒店都已是10:30,除了即時走過馬路到對街的咖啡室,還可以吃到早餐,要不等到我們走到其他地方,人家都已在賣午餐了。

午餐除了第一天的京兆尹,還到過Sogo復興館頂樓的和食えん,非常美味的饅魚石頭飯定食。第三餐午餐,因為一些小失誤,誤到了台北車站新光三越地底的BCF,329新台幣一個午餐 – 一個以任食pizza和洋䓤圈炸雞為頭盤的牛排餐,實在…不算太難吃,但實在跟「好吃」二字沾不上邊!咖啡和茶都很「毒」,利尿指數比一般咖啡茶都要高(兩隻懶精都是咖啡精),喝過BCF的咖啡後,三小時內要去四次洗手間,很「毒」!甜品的芝士餅,芝士層很薄,最薄處只有半厘米不到,最厚處也不到一厘米,而餅底是曲奇餅味道… Tiramisu 味道不錯,不過是朱古力味的,完全沒有咖啡味和酒味,芝士味…我忘了有沒有…總之一定不會再去! 回港前最後一餐午餐,去了台北車站附近的良品吃牛肉麵,價廉物美!

京兆尹的下午茶

京兆尹的下午茶

翠瓜鴨舌卷

翠瓜鴨舌卷

這個旅程的晚餐,雖然只有三餐,但我們只去了兩家餐館,分別是復興的高記和談話頭。高記是吃上海菜的,而談話頭吃的是家常菜。說到在台北吃上海菜,大部份人只會想到鼎泰豐,不過我們反而去了高記,還去了兩次!第一晚去高記,是因為旅遊書有介紹,又剛好經過(本來也是去那個地方但沒打算吃高記的),又十分肚餓,又見不用等位,於是姑且一試,然後讓她的小籠包和翠瓜鴨舌卷捊擄了,其小籠包多汁且肉汁鮮甜,皮薄而厚度均勻,不易破,一籠十隻,每人五隻完全不是問題;翠瓜鴨舌卷是以青瓜切薄片,以青瓜薄片卷著鴨舌,十分美味。在高記還吃過醉雞卷、豆腐煲、炒年糕等,也不錯,不過未至於讓我在短短三晚內想再多吃一次。醉雞卷做法有點特別,不過以味道來說,還是我的沙田食堂「嚼江南」好吃。

談話頭的菜式有點特別,如芋泥牛肉末、湖南式扣肉等,平常不易吃到,而談話頭做得很好吃,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他們的菜式都只有一種份量,而份量很「足秤」,只有兩隻懶精,叫四個菜,結局是有差不多一半吃不完… 而這兩隻懶精其實已經十分「大食」,而那天晚上也吃到「稍稍彎腰會回吐」的程度。

總結:

京兆尹 $$/***1/2

和食えん $$$/****

BCF $$/*

良品 $/***1/2

高記 $$$/*****

談話頭 $$$/****

$=0-50   $$=50-100 $$$=100-150

The bee can finally sleep.

I’ve been working like a bee that doesn’t sleep for a whole week. The Society held an inauguration ceremony this evening and I had a lot of work to do prior to this event. And when I say a lot of work, it’s really A LOT OF WORK. And I find myself, though taking the post of a part-time secretary, working as secretary, webmaster, designer…etc. It’s written in my contract that my workload should be around 18 hours per week – well, it’s been way over that in the last two months. Actually, I probably didn’t really spend over 18 hours per week in average but it’s only because I worked extremely efficiently – using 18 hours like 36 hours. People who know me should know that when I say I worked extremely efficiently, it’s really fast. So…really like a bee. (Well, to say a bee’s life sounds better than a dog’s life – a bee’s life is way shorter, which means the heavy workload and busy schedule is only temporary unlike a dog’s life can be much longer.)

Anyway, finally the inauguration ceremony was held successfully. We had a wonderful Chinese meal at the hotel where we held the ceremony. The room was fine; the servers there were very polite and helpful; dishes were good. The only complain I have is that the ceiling is too low that you can’t really read the bottom part of the powerpoint projected on the screen.

Now that it’s over, I can finally say goodbye to the bee’s life. Back to human life, I’m travelling to Taipei again enjoying life!

十一月 2008
« 十月   十二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