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反粗口等如歧視低下階層?
低下階層一定講粗口的嗎?
大劉的粗口流利過廣東話,大劉是低下階層嗎?
陳偉業問別人是否"歧視廣東的低下階層",其實是陳偉業在侮辱低下階層,強行標櫼低下階層為粗口人。
社民連講粗口的用意是什麼?不大清楚。不過他們這一番粗口引發的結果,就是大家只知他們講粗口,卻不大清楚他們當時辯論的政策是什麼。你聽各個phone-in節目,討論話題都是圍繞粗口本身,而非當時辯論的政策;在街上或是車箱裡,大家談論的都是應否講粗口,或某某對粗口的解說,而不是政策內容。
粗口成了主角,政策淪為配角(又或是連路人甲也不如,只是地上的死屍?),完全喧賓奪主。
選社民連進議會,本來就預期了他們會用另類的言行,來表達他們的意見,引發社會關注不同政策,但當言行本身蓋過了意見內容時,社民連真的應該想想,應如何有效地達到目的。
這一次的粗口風波,實在亂七八糟。除了讓社民連暴光更多,還有什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