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次在早餐桌上讀到《明報》對我不留情面的批評,多少有點影響食慾。但明白到從政不是請客吃飯那麼簡單,只好視之為修煉寵辱不驚的一杯苦茶。"
唐英年在昨天的明報副刊如此寫。
或許會有人認為唐司長只是為寫而寫,但起碼他不是"視XX為浮雲",起碼他覺得苦,覺得是一種修煉,也認同明報對他的讚美和批評,是"竉"和"辱"。

我不怕那些不愛彈琴拉琴,只愛流行曲或打機的學生,起碼他們懂得分辨苦與樂。
我只怕那些什麼都不愛,又什麼都不討厭的學。他們的生命,真的只不過是時間的消磨,吃飯拉屎睡覺而矣。
所以,大家應該怕曾特首的,他視XX如浮雲,正一話之你死。浮雲者,無味無嗅也,飄飄盪盪,張開口吃下去,也是空空如也的。
唐司長起碼會喝一口苦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