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一諤到曾陰權,其實…中央是否怕今年六四以至七一遊行人數會下降,所以出來催谷一番?

我最近一直想,其實近年每到接近六四,總有親中人士自己跳出來,主動獻身,大開金口談六四,然後其言論必然激起民憤,這會否是中央的意思,作用正在於提醒大家,六四尚未平反,大家切勿忘記,好等平反那日,還有記得六四的人,明白究竟在平反什麼。要是沒有人記得,平不平反也沒有意思,哪還有道歉的餘地?

記得讀書時讀過魯迅的《風箏》,寫他小時候發狠撕破弟弟親手造的風箏,到多年以後,他才跟弟弟說對不起,可是弟弟卻已忘了小時候那件事。想道歉,但道歉的對象已遺忘你想道歉的事,這是永遠的遺憾,永遠不能再為做過的錯作出任何補救,即使只是說一句對不起。

我可能在做夢,還盼望這夢會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