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旨聲明:我冇去!

原因1: 學生去了,回來告訴我排隊好熱,然後她買了13本書,13本書當中,有好幾本是我想看的(想看=/= 想買)。當我問她究竟省了多少錢,她說今年沒算過,但去年算過,減去入場費10元(學生價),她總共省了$15.2(買了三樣東西,有書有文具),而她爸爸是港鐵職員,亦即是她的交通費是零。試想想,我來回書展,單是交通費就$36,而我不打算老遠捧一大堆書回家(路途真的很遙遠!),應該怎也省不回交通費。

原因2: 一名朋友早兩天去了書展,事後報料 – “去書展買書看見了一本書,她非常喜歡,想買了它。賣書的人說:「我計你便宜一點,七折賣給你…就50元啦!不過你不要看最後一頁, 否則古怪事情便會發生。」 她看、看、看,不知不覺看完了,忍不住看了最後一頁,原來寫着這本書只是20元。"我後來有問她究竟是哪個攤檔的,不過她已經忘了…

就在剛才,聽著商業一台<<光明頂>>,嘉賓是次文化堂的彭志銘,嬉笑怒駡貿發局搞書展的不是之處。書展場地很大,地方大就必然有些地方容易到,有些地方比較偏遠,但原來不論你身在何方,租金都是一樣的。以相同租金租攤為,好命的,攤位就在類似彌敦道地鋪的1A鋪;不好命的,攤位就在類似深水埗福華街的籠屋鋪;更不好命的,攤位就在天水圍天瑞邨45座45樓,走兩步可以到大陸。(我聽著聽著,真的忍不住爆笑。)彌敦道也好,福華街也好,天水圍也好,租金一律半山區價錢。

又話說台灣書商第一天就投訴,指貿發局把他們安排在沒有人流的攤位,而沒有人流的原因是貿發局的場地規劃,只開了一條路上三樓,那條路還位於盡頭之處,即是走到腳軟才到的地方。貿發局聽到台灣書商的投訴,就回應指這樣的規劃,是基於人流安全,安全至上。台灣書商聽了這樣的回應,即威脅關攤撤場。第二天,貿發局就多開了一條路通往台灣書商攤位!

有看報紙的,都應該知道彭志銘遭貿發局警告,指他在攤位簽名,違反協定。不過,彭志銘就指,他窮,沒錢請人看書攤,要自己坐在書攤看鋪,而他剛好識寫字,出了一本書,於是被到場的讀者認出,然後就順便請他簽個名;再有就是其他作者如劉天𧶽等,盛意拳拳到場探望,劉天𧶽還帶了蛋糕請他吃,當然又被讀者認出,也順便請他簽名,各作者也就禮貌應酬一下,簽一下名,過程完全沒引起混亂,但就因此遭貿發局警告。問題是,作者人在書攤,讀者買了書認出作者,剛好可以簽個名,難道為了不在書攤簽名,要丟下書攤,帶讀者離開場館,再簽個名嗎?還是約定在男厠第三格等,佯裝上厠所,順道簽個名?(不過…女讀者怎辦呢?!)

彭志銘他們還形容貿發局那個簽名會場地,尤如斷頭台,完全沒考慮作者的感受。假若魯迅坐中間,兩旁坐了Twins和容祖兒,必然是Twins和容祖兒Fans多,你叫魯迅作何感想呢?也有的作者根本不愛那麼高調坐在那裏,只想躲在書架後,若被人發現了,才簽個名。

老實說,要買書我不會到書展,實在太多人!我還是喜歡在書局靜靜的慢慢選。我也不需要作者簽名的,尤其不需要老遠跑去書展找作者簽名。我其實也十分習慣對著電腦屏幕看書的,Barnes and Noble e-reader for Mac 我用得很高興。雖然我也很愛手中有書的感覺,不過無論紙張還是油墨,其實都不環保,近年已甚少買書。

愛書,不一定要去書展,起碼不需要去貿發局亂搞的書展。

彭志銘他們在節目尾聲時,感歎貿發局搞書展搞了廿年還是亂糟糟的,曾蔭權政府究竟打算如何搞西九?西九…應該只是另一個地產項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