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江湖﹕不遺餘力打擊青少年

曾蔭權不必怪罪傳媒削減政府威信了 ,有時他一開口,便倒政府米。電台問他知道「文革」否,他說民主過了頭,就是文革。年輕中產夫婦打電話到電台埋怨市區樓價升,非一般家庭可以負擔,他便叫人搬去新界郊區。即使不是這些衝口而出的混話,平日準備妥當的發言,也是觸目驚心。

特區政府追隨大陸唯恐不及,洋化官僚中文充斥,往往自我淪落為妖魔而不知。早前,我在中學演講的時候,一位學生讀者事後告知,他聽了曾蔭權提倡中學禁毒的說話,要「打擊青少年什麼什麼」的,反感極了,問我何以政府會用了此等暴戾言詞。我簡單答了他,說是英文侵擾了中文,以致特首出口傷人。回家之後,查閱政府的新聞稿,嚇了一跳。

二○○九年六月九日,曾蔭權公告傳媒,「特區政府一定不遺餘力地打擊青少年吸毒。」六月十八日,政府新聞稿曰,「禁毒常務委員會促合力打擊青少年毒品問題。」八月十四日,政務司長唐英年向傳媒說,「全力對抗青少年毒品問題,是刻不容緩的。」對照英文新聞稿,都是tackle drug abuse或 curb drug abuse的尋常話,簡單而有力。英文新聞稿的撰稿人,擺脫了(fight) against the problem of……的技術員式的英文架式。可憐講中文的領導人,出口卻如低下層的技術服務員。我一貫反對中國領導人講洋化官僚中文,原因是自貶國格,辱及國民。

香港人同時學習中文英文,而花在英文的時間一般多於中文。英文的形式語法,也賦予英文虛幻的權威,寫中文的時候,有些人難免用了英文的語法格式。Against the problem of 這種介詞結構的技術員式英文,初學英文的人一定熟記於心,有機會用的時候,便欲罷不能,即使要與大眾溝通,也放不下架式,難以割愛,不曉得英文如中文一樣,都以採取堅實有力的動詞(dynamic verb)為佳句。閱讀英文的公務語言指導手冊,即使是早在一九五四年成書的英國公務員手冊The Complete Plain Words,也告誡官員,行文要避免浮詞虛字,力求字字皆實。公關用語,更要明確有力。

劣譯成中文,against the problem of的中文對照結構是「打擊、對抗XX的問題」。英文的虛詞against,是鄰接the problem 的,句式迂迴,仍不費解;中文的實詞「打擊」,卻鄰接「青少年」,「問題」呢,卻隔在其外。順序閱讀的時候,是先看到「特首不遺餘力地打擊青少年」,嚇了一跳,才看到「打擊青少年吸毒問題」。一目十行的讀者,長句一下看完,當然不會嚇。然而口述或演講,卻是先聽到特首面容繃緊,吐出「不遺餘力地打擊青少年」,然後才聽到短短的「吸毒」兩字。

特首的話,中文怎講?若是對事,是「政府致力遏止青少年吸毒」;若是對人,是「政府全力協助青少年遠離毒禍」。對事對人,言詞有別,總是不離溫文篤實,這是古之大臣法度。特首先不要嬲怒,怪罪傳媒「打擊」他,先學好中文,順便關肅身邊一群不學無術、誤盡江山的文字師爺吧。

<陳雲寫於2009年11月2日明報副刊世紀版>

一直覺得,曾特首最失敗的,不是各項政䇿,而是運用文字/語言的技巧。以慳電膽一事為例,如果完全不提他對傳媒批評他的個人觀感,而且一早作回應,表示當初作決定是掛一漏萬,確實沒考慮過利益衝突問題,會再仔細研究政䇿,確保既能提倡環保,又不會只令一小撮人得益,大家應該不會再就慳電膽繼續窮追猛打。慳電膽到底只是整個司政報告的一小部份,而環保這事基本上無人敢反對,還有太多其他事項需要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