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對列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為必修科,但我不反對愛國,甚至不反對愛共產黨,雖然我不認同共產主義,但在民主體制裡,我認同每個人有權以不傷害別人的方式愛自己所愛的。

那為什麼要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為必修科呢?其實,以情感主導教育孩子愛國的課程或活動,很多組織都有主辦,大家可以自由選擇參加,但當德育及國民教育單獨成科,並成為學校必修科,且將學生參與活動的紀錄存檔並流傳至學生就讀的所有學校時,則反對的人毫無選擇的餘地,這是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不應存在的根本原因。國民教育科最大的問題,在於其在根本上剝奪選擇的權利,正如共產黨不是問題,甚至共產黨在民主體制下當選也不是問題(只要她不一上台就跳進共產主義中社會主義時期一黨專政模式),共產黨一黨專政才是問題。事實上,任何黨派一黨專政都是問題,所以如何一黨專政才好,這問題根本不成立,因為前設「一黨專政」已經錯了。故此,如何教學德育與國民教育一科,這問題根本不成立,因為前設「德育與國民教育科是必修科」,已經錯了。保留各人的選擇權,這是人權中重要的一環。

我認同有必要了解國情,認同德育的重要,也認同公民應認識公民的權利和義務,但要了解國情,則史實才是重點,中國歷史科應重列為必修科,以史實說明國情,不應以情主導;如果要培育品德(德育),老實說,這應該是家長的責任,學校是兒童實踐家教(家庭德育)的地方,老師則協助兒童實踐德育;公民的權利和義務,這在小學的常識科,中學的通識科(或以前的經濟及政治行政),早已有非常詳盡的教材。德育、公民、國情三者,互不為因果,不應混為一談。

品德與國民,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品德是整個人的素質,國民卻只是個人其中的一種身份。良好品德是普世價值,但國民身份卻是依據身處的時代和國家而定的,每個國家在不同年代不同政權下,對良好國民有不同的定義。與國民身份相符的品德要求,與普世的品德要求,並不必然相同。在納粹德國時期,良好國民就是逼害非日耳曼人,這明顯與普世品德價值中的仁愛、和平相違,當得了良好德國國民,當不成良好世界公民;在中國文革期間,良好國民是先愛黨後愛父母,要求批鬥父母師長,這明顯與普世品德價值的敬愛父母相違,當得了良好中國國民,當不成孝子賢孫。

德育與國民,有如立法、司法與行政三權,只可分立,不可混合。要建立可延續的社會,應教導普世品德價值,再讓個人根據自己的信念,自行選擇如何實踐國民身份。

沒有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大家依然可以選擇如何實踐國民身份,如何把德育與國民身份結合,但有了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結合德育與國民身份,便成了所有人的必修科,再沒有選擇的權利。

請讓下一代有選擇的權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