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mingpao’ tag.

“周啟邦的獨子周國豐在醫院召開記者會…表示,父親彌留時,母親、他和太太陪伴在側。父親最大的遺願是能夠見到男孫一面,他的太太預產期本來是年初四,但在催生下已在5日出世,父親能夠如願以償,可以抱孫。"(明報即時新聞)

遺願…是遺留下來的願望,是人死了還沒有達成的吧?都已經達成了的,還遺什麼願呢?

“父親生前最大的心願是能夠見到男孫一面…已經如願以償",這不就簡單直接了嗎?

“好幾次在早餐桌上讀到《明報》對我不留情面的批評,多少有點影響食慾。但明白到從政不是請客吃飯那麼簡單,只好視之為修煉寵辱不驚的一杯苦茶。"
唐英年在昨天的明報副刊如此寫。
或許會有人認為唐司長只是為寫而寫,但起碼他不是"視XX為浮雲",起碼他覺得苦,覺得是一種修煉,也認同明報對他的讚美和批評,是"竉"和"辱"。

我不怕那些不愛彈琴拉琴,只愛流行曲或打機的學生,起碼他們懂得分辨苦與樂。
我只怕那些什麼都不愛,又什麼都不討厭的學。他們的生命,真的只不過是時間的消磨,吃飯拉屎睡覺而矣。
所以,大家應該怕曾特首的,他視XX如浮雲,正一話之你死。浮雲者,無味無嗅也,飄飄盪盪,張開口吃下去,也是空空如也的。
唐司長起碼會喝一口苦茶。

八月 2017
« 七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