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olympics’ tag.

人多好辦事,京奧盡顯現… (京奧完畢無聊過度?竟然隨手打出一對押韻句。)

從開幕禮,到各項比賽,到閉幕禮,北京奧運充份顯示出「人多好辦事」這個道理。開幕禮中一幕又一幕的2008人大匯演,到各項比賽中頒獎禮中各位禮儀小姐的華姿麗影,到馬拉松競步跑道旁保安員的站崗,人多而動作一致且齊整,比雙人高台跳水或同步游泳中的選手,更加同步。要不是中國地廣人多,可以有十三億人口從中挑選,哪可以找到這麼多高質素的人? 畢竟大家平日見到的自由人,質素並不是每個都那麼高。過往兩週看奧運期間,我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是「中國美女盡在於此!」那些禮儀小姐實在每個都姿態優美,一位飛到北京在鳥巢亢奮了整個星期的朋友,便對那些禮儀小姐的容姿念念不忘。

說到這位朋友,不能不轉述一下他在鳥巢一週的所見所聞。他親眼目睹劉翔一拐一拐的進場和退場,身坐對著終點線的座位上見證Bolt破盡各項世界紀錄,也看到Isinbaeva在撐桿跳跳出5.05米的世界新紀錄,他自己也記不清楚看了多少個世界紀錄的誔生,但更令他驚奇和驚喜的,是大會宣佈劉翔退賽時,全場並沒有太大反應,沒有噓聲,也沒有激動的大叫大喊。事實上,他在現場看到很多人真的是專為看劉翔而進場的。他一早七時多便已進場,從鳥巢第一場比賽一直看到最後一場,百一米欄是11時多的比賽,而鳥巢從七時多至十時多,入座率還是很低,一直到10時半過後,才開始有一批又一批的人進場,明顯這些人是只為看劉翔而進場的。到劉翔退賽後,這些人也還很有禮貌的繼續坐到比賽結束後才離場,而不是一聽到劉翔不跑,便一哄而散。

另一使他驚喜的是,雖然鳥巢內觀眾達九萬人以上,而場館內並沒有垃圾筒,但地上垃圾並不多,即使有垃圾,也是已用膠袋包好,方便工作人員清理的,而不是隨手丟掉的垃圾。事實上,據他所見,整個奧運場區內,包括鳥巢、水立方一帶,到森林公園附近的道路,都非常清潔,連公廁也很乾淨。他笑說以前在北京,不用看,用鼻就可以嗅到公廁所在何方,但這一次真的要用眼看路標了。放飛劍的人還是有的,不過實在比以前少了很多,他整個星期只看到幾個而已。

看電視奧運直播時,很疑惑為什麼連馬拉松都有那麼多人在路旁吶喊加油,朋友回來為我解惑:每條巷都有自己的負責範圍,比賽時間到了,跑手差不多要到自己的區域,居民便會手執國旗等物品,擁到路旁支持一番,遇上中國選手經過,便會喊加油喊得更用力。等到運動員都經過了,便會有人問:是不是完了?然後大伙兒又興高彩烈的回家去。這也不一定是政府規定的,而是大家知道比賽會經過「家門」,不能丟臉,也希望參與一下難得的盛事,於是大家一齊湊熱鬧。

看過兩週的奧運,聽過朋友的親身經歷,覺得中國花了那麼多億的錢去搞奧運,其實也是值得的。有人會說,為什麼不把錢用在扶貧上?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但事實上,中國人最貧乏的是文明和文化。中國作為國家,有五千年的文明和文化,但中國人口中文明的或有文化的人口比例太低。助人自助,其實很需要文明和文化,否則便是有心幫助,卻不懂如何伸出援手,需要幫助的,也不懂怎樣文明地求助,只懂發爛渣,結果什麼都做不了。另一方面,人民有文明和文化,才可以有效監察政府,才可以培養出文明和有文化的官員,而不是養出只顧中飽私襄的貪官污吏。

一次奧運,教養出數以萬計文明而有文化的志願者,打開了以億計中國人的眼睛,知道自己的國家其實可以很文明,可以很有文化,也令很多原本會很多人反對,難以推行的規例,如單雙號行車等規例,得以順利推行。希望京奧期間的文明,可以植根在北京,並由志願者帶回自己的家鄉,繼續伸展開去。

在北京辦奧運,好處是沒有時差,壞處也是沒有時差。沒有時差,即是比賽時間,就是大家的上班時間,要看現場直播,除非放假。

於是,零晨時份的「精華」,就成為追看的節目。

然後無線和亞視選播的項目不同,於是前天晚上和昨晚,為了看體操,我都看了亞視。

老實說,聽慣了無線的評述,亞視的專業評述,是夠專業,不過有時解釋得不夠詳盡,令對體操沒什麼認識的人,有時會不大明白評述背後的原因/背景,但其專業程度,還是可以接受的。

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亞視字幕稱為「評述」,我會稱為「藝人主持」的那位杜挺豪。

這位杜挺豪,總是在賽事進行其間,大發問題,再加大發偉論。要知道,體操賽事,每一個項目只是一分鐘左右,光聽專業評述都有點不夠時間,還要聽他的廢話,真的有點難忍。

最大的問題,是他的「問題」和「偉論」,實在是完全暴露其無知和白痴,令人初則忍俊不禁,再則罵聲連連。他的金句之多,實在不能全部記得,在此摘錄其中一些:

男子體操比賽

1)「佢地D動作其實難唔難架呢?」(他想說其實不太難,不過幸好專業評述出聲出得夠快:「很難!要練很久才做到的!」)

2)「如果我係評判,我會覺得佢做得好好喎!」(其實那套動作有點毛病,專業評述都已經講明了。)

3)「其實今日係團體初賽,佢地會唔會留力呢?」然後專業評述解釋,團體賽初賽的分數,同時是個人賽的分數,如果想進入個人賽,必須在團體賽初賽中爭取好成績。剛說完這番話不到十秒,杜挺豪再次重複這條問題:「其實佢地都應該係會留力既,係咪?」(我想問:你是聾的,係咪?)

4)在專業評述說了多次:初賽是以654方式計的,六個人一隊,每個項目出五個人,計最好四個的成績。然後杜挺豪不斷問:「咁佢地其中一個失手都唔怕既,係咪?」

5)專業評述剛剛說明,某動作有小毛病,會扣0.1,杜挺豪接著即刻說:「其實呢個動作都好難,應該唔會點扣分…」專業評述即刻補充:會扣0.1的!

6)「其實呢個項目難在乜野?」專業評述聽到這個問題,即時啞了!對奧運級的選手來說,難度3的都不算難,對你杜挺豪來說,什麼都難吧!叫人怎回答?

7)「其實佢地只有廿幾歲,仲好後生,都應該會幾驚架喎!」真的很令人震驚呢!在體操界,廿多歲已經是老手,貼近三十,已經是祖父母級!杜挺豪應該是自己覺得自己很年青,自己很驚恐吧!

第二天晚上播女子體操時:

8)當時進行高低桿,運動員正在桿上抹鎂粉。杜挺豪爆了一句:「咦,點解佢地抹糖漿?」(糖霜或糖漿。發音不準,聽不清楚。)專業評述即時說:「那是鎂粉來的!」作為觀眾的我,完全感受到專業評述的那滴汗,一大滴的滴下來!怎知道杜挺豪死心不息:「哦,鎂粉黎架?但係琴晚睇男子體操,我見到運動員會抹糖漿上吊環同雙桿,令佢痴手D架喎!」專業評述再重申一次:「都是鎂粉來的。」杜挺豪再次追問:「咁佢地抹糖漿,係咪要痴手D?」

杜挺豪究竟是聾,還是痴呆呢?

9)還是高低桿項目,運動員雙手纏了護腕和護掌。杜挺豪問:「咦,佢地好多個都兩隻手纏左野,係咪有咩特別意思架?」連我的母親大人都在旁邊說:「因為要用雙手囉!」

10)還在糾纏護掌問題:「咁係咪會起枕架呢?」雖然當時畫面在播中國隊的高低桿比賽,看不到專業評述的樣子,但完全感受到評述有少少想死的感覺:「練得多,當然會。」

11)杜挺豪繼續追問護掌問題:「咁如果比賽前擦損皮,咪唔可以比賽囉?」專業評述忍住笑的聲音:「比賽就冇辦法架啦…都要頂硬上…」杜挺豪是不是傻的?那些運動員,從幾歲大的時候開始苦練,苦練十多年,就為了出賽,難道會為了少少一塊破皮不比賽嗎?他自己是不是會為了擦破了皮不上班?

12)前一晚男子體操時問過很多次,女子體操這一晚又再問了很多次:「其實呢個項目難在乜野呢?」

除了以上金句問題,還有其他,例如明明在看體操,他硬是要提到自己有看溜冰比賽的什麼什麼,但聽不到與男子體操有什麼關連。到後來,他又提到自己打高爾夫球…大概是想說,因為自己打高爾夫球,所以明白做運動的難處吧!天啊!你打職業高爾夫球嗎?就算是,又跟體操有什麼關係呢?最重要的是,我不想知道你杜挺豪是打高爾夫還是什麼其他的呀!

杜挺豪應該不是播映前三分鐘才知道自己要做主持的吧!?可否先做做功課呢?他在第二晚做女子體操「評述」時唯一的進步,就是他沒有再提到「廿多歲還很年輕」。既然知道要做「評述」,起碼看看舊比賽影帶,聽一聽專業評述的講解,只需要看前一屆奧運的錄影,應該已經學到什麼動作會扣分,什麼會扣0.1,什麼會扣0.5,還是不明白的,就少說少錯。俗語一句:你唔講野,冇人會話你啞架!最重要的是:要發表謬論,也請留到轉場時,沒有運動員正在比賽的時候,才好發表自己的看法呀!想想方力申上一屆的主持表現,他也只是在游泳項目發言較多,其他時候沒加太多意見,大家都已經多多批評。其實,以方力申前香港泳隊成員身份,他在游泳比賽時多說一兩句,也沒什麼吧!起碼他是專業的泳手。亞視的這位杜挺豪,實在令人很沮喪…最慘是,當時無線在播另一些比賽,而我很想看體操,苦啊!

麻煩亞視,讓藝員做「評述」不是不行,但請給予基本的訓練。聽方力申接受查小欣訪問,他說無線給了他們每人厚厚一叠筆記,叫他們熟讀背誦。不知道亞視究竟有沒有類似的東西,讓「評述」們可以稱職一點呢?

大家都在批評張嘉兒,杜挺豪也曾選亞視香港先生的,幸好他在亞視,否則以他那張嘉兒不如的表現,早被人插到七孔流血了!

八月 2017
« 七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分類